染疫随感(中)

三、有毒的疫苗

上一节提供了官方的数字,说明疫苗无效,甚至导致心脏病。美国今年死于心脏病的比2019年高出至少24万。不敢说全部,至少20万与疫苗有关。在这一节里,我罗列一些由疫苗引起的严重症状或死亡的实例,都是可以验证的。

“大多数华人都已经打了,基本上没感到有严重的短期副作用,也不想知道长期副作用。我的好朋友的儿子,3、40来岁,本来很健康,打了辉瑞第二针后,得了血栓,抢救过来捡了条命,但是身体很不好,心脏也有病,只有半条命。做飞机这辈子别想了。这不是我网上看到转发的,是真的事情。第一次得血栓时在急诊室,护士跟他说,现在我们有经验了因为我们见的多了。还说extremely rare? 后来心脏病去医院,护士又说,像他这样的病例越来越多,但是她们不能啃声,不然丢掉饭碗。这是什么世道?“

“我的朋友对疫苗做了很多研究,告诉她儿子不要打。她儿子很左,背着她打。结果打了后第二天医院打电话叫她去,因为他儿子没结婚,她儿子一见她,马上说,‘Mom, you are right’。我的朋友马上泪崩。“

“这过去3个月里,我知道的的就有2个30-39岁的校友睡梦中走了,心梗。都是男性;1个Dallas 29岁的女博士booster之后发烧一个礼拜心脏问题走了。反正,出事了,疫苗神教来一句,‘人家发生意外不幸你们却用来反疫苗’,‘不要捕风捉影讨论隐私’,etc,就被当成偶然意外shutdown讨论了。如果这两都不承认与疫苗有关,那么就是我母校30-39岁这个年龄段,这几个月意外死亡高达几千分之一。偏偏方式都是住的地方突然猝死(从方式而言属于心源性猝死的概率很大),偏偏就这么巧?“

”我妈本身有心脏方面的疾病 但平时用药物控制着 问题还不大 自从7月份打完疫苗后 三天两头的心绞痛,还头疼。以前还能帮我做一些家务这一两个月,稍稍劳累一点就不行,有时连饭都吃不下……这些都是这一两个月才这样的。而我自己本身对冷空气过敏,也是7月份打第一针,8月3号第二针,就这一个出现类似偏头痛症状。以前都没有发生过,痛的时候头皮会肿起蛮大软包,头晕头疼,没办法做事。打疫苗之前完全没有出现过这样的问题。所以我才怀疑到疫苗上”

“我周围打疫苗出事的何止一个,原先带我父母去查经去老年中心十几年的一个弟兄,打完第一针疫苗后打电话给我父母,说打完第二针就会去看他们,结果从此就没声了。我父母正纳闷呢,后来别的教友就告知他打完第二针后两个星期就过世了,是急性白血病。我父母原来都是医生,觉得这事不可思议,白血病不是一两天发生的,体检验血的时候怎么没查出来呢?后来上网一查,韩国有好些个高中生打疫苗引起急性白血病,正打官司呢。

我老公的干嫂嫂,原先很健康,打完第二针几个星期之后开车出去旅游,回来的路上胸口疼得晚上睡不着觉,就去ER。ER的医生说没事把她打发回旅馆,她回去后还是疼得不行,又去ER,这次做了个MRI还是个cat scan,照出心血管堵塞,所以就开了刀动了手术。后来回家没几个星期,又堵了,又进医院,这辈子不知道还要因此进多少次医院。“

”学校说如果打了两针疫苗就不用隔离,直接回校,但我家孩子打了一针疫苗就大量的流鼻血了几天,还眼睛发炎,不敢打第二针。不过验抗体已经比打两针的多。现在这情况都不知道向谁投诉”

以上例子是微信或电报群里网友的叙述,征得同意而引用的。也有网上可查的实例。比如,17-Year-Old Girl Dies Of Cardiac Arrest Weeks After Receiving Pfizer COVID VaccineParents of Vaccine-Injured Children Speak Out: ‘The Guilt Is Huge’13-Year-Old Michigan Boy Dies 3 Days After Second Dose of Pfizer Vaccine, Aunt Says ‘Moral, Ethical, Health’ Questions Need Answers。还看到过一些例子,亲人因为疫苗出了事,因为自己挺疫苗而不说或者隐瞒真相的。当时没有存下来,现在不容易找到了。

下面是一些运动员的实例:

“周日晚上,法国足球甲级队1号足球运动员Martin Terrier因呼吸问题而不得不在仅30分钟后离开比赛场地。一周内第三位职业选手出现这种情况。”

“NJStar球友洪迈,前广州青年队的队员,也参加过国青的一年比赛。俺和老郝与洪迈一起比赛不下十年,小黄和Herman也和洪迈一起去比赛有三年了。上周四他打了Booster疫苗,晚上踢完球回家,感觉胸闷难受,他夫人打911,送到医院,发现心血管堵了,搭桥手术,周六出院,周一很多球友去看他,恢复很好,一切正常。周三早上没醒过来,走了。“

死于疫苗的运动员不是孤例,截至12月19日,GoodSciencing.com列出的数据表明,在COVID疫苗注射后,341名运动员心脏骤停,问题严重,194人死亡。文中列出了运动员的名字和时间。不同的报道也有关于欧洲运动员注册疫苗后的问题:REPORT: 75 European Fully Vaccinated Athletes Have Died or Became Seriously Ill From “Sudden” Heart Attacks In the Past 5 MonthsSharyl Attkisson也有一些疫苗损伤的报道。Dr. Jessica Rose根据CDC和VAERS(Vaccine Adverse Event Reporting System)的数据,作分析后得出的结论是注射疫苗后导致的死亡增加了50多倍。她的分析可以在thegoodlylawfulsociety.org看到。VAERS的数据可以从它们的网站下载。

医生也有对疫苗的危险也有警告:Doctors blow the whistle on vaccine deaths and injuries。而RightsFreedomsWeThePundit则给出了英格兰“死于COVID”的人数中,接种疫苗的人数是未接种的2到2.5,虽然Positive Tests的人数相差无几。HealthImpactNews则登载了题为MIT Scientist and Professor on Exposing COVID-19 Vaccine Injuries: “You Have to be Careful Because You Could be Eliminated”的报道。Biykem Bozkurt, Ishan Kamat, Peter J. Hotez在7月份联合发了文章,Myocarditis With COVID-19 mRNA Vaccines,说明心肌炎与mRNA疫苗之间的之间关系。Planet Today的报导以” From shots to clots: considerable medical evidence of COVID vaccine-induced blood clots”,说明疫苗和心脏病之间的两难决策。

署名为Spartacus在TheAutomaticEarth网站上贴了他的长文Covid19 – The Spartacus LetterMITBBS有中文翻译。Pathologist Dr. Ryan Cole八月份的访谈中提到,COVID疫苗所产生的刺蛋白,对重要器官会造成伤害。访谈的视频已被YouTube下架,访谈的报道在Lab founder shows damage COVID jab’s spike protein inflicts on vital organs可以看到。他的另一个访谈DR RYAN COLE WORRYINGLY REPORTS A 20 TIMES INCREASE IN CANCER DUE TO THE JABS!!! PLEASE WATCH!!!在FaceBook还可以看见。他的声称遭到疫苗支持者的攻击,说他的data是基于疫情之前的疫苗技术。在左派媒体的语境中,反疫苗的全被打成反科学,他们的发言则被当成misinformation。如此以科学的名义反科学(辩论、论证),在科学史上是空前的,在科技如此发达的今天尤其讽刺。

如果说Dr. Cole的访谈能够被疫苗教的人钻空子的话,mRNA的发明者Dr. Robert Malone关于儿童注射疫苗的害处可以说是无懈可击。他非常严肃地警告孩子的父母,不要给未成年人注射疫苗,因为对一些器官的损伤是不可逆的,而COVID对孩子的危险不大。他与Fox的Tucker Carlson的访谈也再次重复他的观点,并支持政府对数据的不透明。他的声明可以在Global Covid Summit的网站上看得到。

CDC也有儿童注射疫苗之后引发心肌炎的例子:Heart Inflammation Cases Confirmed in Kids After Pfizer Jabs。陌上美国对CDC关于儿童疫苗的最近数据解读:

“CDC的数据,5-11岁儿童截至12、9日打了714.1万剂,对应到人估计就是4-600万小孩。其中3233例汇报VAERS,差不多0.05%-0.08%的副作用汇报比例;上报心肌炎的人数倒是比青少年组低了很多,几十万分之一的概率,大概跟降低了疫苗剂量(只有16岁以上的1、3)和注意接种时候确定是肌肉注射避免打入血管都有关系。”

CNN报道了“Vaccine maker Pfizer said Friday that trials of its vaccine in children ages 2 to 5 show it did not provide the expected immunity in kids this age and it is adding a third dose to the regimen“。既然无效,却还要加第三针,这个逻辑是不是很荒唐?依据这样的逻辑,任何药物只要声称有效,而测试无效,就是剂量不够。而且出了问题,可以不管不顾。

如果加大剂量,势必增加心肌炎发病的风险。

四、Omicron新变种与罔顾性命的“抗疫”

Omicron变种早在七月份就已经出现,大概不符合制药公司及疫苗力推者的日程,所以一直到左派想好了对策,才于11月份公布。在美国最先发现的Omicron变种染疫者都是fully vaccinated。这也说明疫苗的无效。

Omicron从目前来看,传播性强,但危险减弱。根据MSN的报道,南非的数据说明了这一点:面对Omicron的袭击,南非的住院率只有1.7%,而上次的Delta变种的住院率是19%。

哥伦比亚大学和和香港合作的最新成果,完美地印证了这一点。第一,疫苗(包括“booster”对Omicron无效;二、Omicron的传播力大约是Delta的70倍,但危险性更弱。

一艘游轮昨天返回迈阿密,船上48人感染,其中47个是fully vaccinated。包括船员和乘客,整船6,091人,95%都打了疫苗,剩下的估计都是孩子,因为只有12岁以下才不要求打疫苗,但是必须提供两次测试阴性才能上船。

而根据Alex Berenson基于丹麦数据的分析,mRNAy疫苗不只是对Omicron基本无效,它对别的variants现在也是基本无效的。

拜登政府一方面强推疫苗的同时,却把一些有效的治疗药物,比如Ivermectin(伊维菌素),列为禁药,导致一些病人延误救治。Illinois的一位名为Sun Ng的COVID病人,进了ICU,濒临死亡,医院却不给伊维菌素。因为家属的坚持,把医院告上法庭,才让病人得以救治。详情的报道可以查看Fox

关于伊维菌素治疗COVID的有效性时有报道。正因为如此,Sun Ng的家属才知道要Ivermectin。比如,俄克拉荷马州的医生用伊维菌素治疗养老院新冠患者方面取得成功

早在去年三月,因为川普说HCQ(羟氯喹)对治疗COIVD有用,立刻被左媒封杀。Frontline的医生挺羟氯喹的视频也被YouTube下架。挺羟氯喹的文字一律列为misinformation被屏蔽。后来的实验一再表明羟氯喹与锌一起使用对早期COVID感染者有效。今年的六月份的Yahoo新闻还有这方面的报道了Andrew Mark Miller在这方面的研究

这场侵袭全球的COVID病毒,从一开始就成了政治博弈的工具。

About 杨林

A Christian and a Freedom Fighter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随感杂谈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