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GBTQ如何毁掉社会与国家?

今天,我们就以下五个方面谈谈我的看法。
  一、同性恋如何产生?
  二、同性恋如何泛滥?
  三、什么是爱?
  四、婚姻的意义是什么?
  五、LGBTQ如何毁掉社会,国家。

一、同性恋如何产生?

第一,过度的禁欲。我在来美国之前,曾经看过中国的同性恋调查报告。同性恋现象主要是发生在文革期间,直到文革结束后的几年。那时,有工作的夫妻,大多两地分居。不是夫妻的男女只要走得近一点,都会带来麻烦。未婚男女,即使是处于恋爱阶段的男女,不能过于亲密。夫妻出门要是没有带结婚证,不允许住同一间。

那时物质缺乏,住房紧张,一般人很少有单独的房间,甚至一人单独一张床都是奢侈。同性睡同一张床,是司空见惯的事。同性之间无意的抚摸就可能导致不正常的关系。

在缺乏异性的环境,也容易产生同性恋。其原因和禁欲类似。李安导演的《断背山》里的两位男“同性恋”者也是如此。我们在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看到的同性恋,早期比较多的是发生在军队。此外,被大肆报道的是神父。神父不能结婚,又不能单独接触女性。

保罗自己虽然没有结婚。但是他告诉哥林多教会的信徒:“但要免淫乱的事,男子当各有自己的妻子,女子也当各有自己的丈夫。丈夫当用合宜之分待妻子,妻子待丈夫也要如此。妻子没有权柄主张自己的身子,乃在丈夫;丈夫也没有权柄主张自己的身子,乃在妻子。夫妻不可彼此亏负,除非两相情愿,暂时分房,为要专心祷告方可;以后仍要同房,免得撒旦趁著你们情不自禁,引诱你们。”(哥林多前书7:2-5)

第二,温饱思淫欲。从历史上看,同性恋主要是产生于比较富裕的家庭或环境。中国历史上的同性恋,比如《红楼梦》和《金瓶梅》里所描述的,读书人和书僮之间的不正当关系。圣经中的所多玛和蛾摩拉是如此,古希腊、古罗马也是如此。古罗马的男妓基本上是奴隶,主人自然是有钱有势的人。美国的好莱坞也是同性恋最猖獗的地方。古希腊的上等人则用知识来换取少年男子的青春。

第三,畸形家庭或环境的影响,或早期与异性的交往造成的心理伤害所致。直到1992年,联合国世界卫生组织(WHO)都把同性恋列入《国际疾病分类》中。

有没有同性恋的基因?我不是生物学家,不敢100%断言。但我从支持同性恋者列举的所谓动物同性恋的证据来看,我认为是没有。极少数动物之间“同性恋”的例子只不过是同性动物之间的相互照顾或嬉闹。一般的乡村你也基本上听不到有同性恋的例子。我所认识的“女里女气”的男人或“女汉子”都照常结婚生育。

二、同性恋如何泛滥

同性恋泛滥的原因主要是物质的优裕与社会的放任。古罗马、古希腊是如此,所多玛也是如此。

当今同性恋的发展分为三个阶段。第一是装可怜博取同情的阶段,第二是合法化阶段,第三是进攻阶段。

同性恋运动开始于六十年代,以1969年的“石墙暴动”事件为标志。一直到九十年代,同性恋处于叫可怜,博取同情的阶段。说什么同性恋天生如此,对异性没有兴趣,已婚的说他们处在婚姻中多么无奈,多么痛苦;等等。同时,他们也深挖历史上的八卦,凡是与同性关系密切的历史名人都被他们说成是同性恋者。对于已经存在的同性恋行为,他们不提其形成的根源,也不让他人提及,以至于1992年世界卫生组织(WHO)从编定的《国际疾病分类》删除了同性恋。于是,对同性恋行为的研究(同性恋如何形成)被禁止,更不用谈对同性恋者做矫正方面的谘询和医治。

第二个阶段是对同性恋行为及其“婚姻”合法化的阶段。这一阶段以1992年世界卫生组织对同性恋的“定性”开始,到一些州(如马萨诸塞州)将同性恋“婚姻”合法化,一直到Obama作总统的2009年,高院在美国把同性恋“婚姻”合法化。

第三阶段是同性恋及其它各种性变态群体的反攻阶段。这一阶段从奥巴马当总统后开始。高院将同性恋“婚姻”合法化之后,奥巴马支持了一系列的反攻,包括强迫私企接受同性恋,比如对不愿为同性恋“婚姻”订制蛋糕的蛋糕店库以巨额罚款;强迫男女同厕;在学校强行塞入各种性变态行为的内容并加以渲染;在军队中塞入各种变态人,降低训练标准以迎合变态人,提拔变态人到各级岗位;……。如今,只要有谁敢公开反对LGBTQ,各种攻击就会扑面而来,包括社交媒体的禁言与商业方面的惩罚,以及丢工作,还可能有肉体上的攻击。

三、什么是爱?

在中文里,爱的原意是喜欢。男女之间的爱叫做情。元好问的“问世间情为何物,直叫人生死相许”,大家都耳熟能详。舍己的爱来自于基督教,耶稣为众人的罪被钉十字架。

使徒保罗给爱有一个很好的描述:“爱是恒久忍耐,又有恩慈;爱是不嫉妒;爱是不自夸,不张狂,不做害羞的事,不求自己的益处,不轻易发怒,不计算人的恶,不喜欢不义,只喜欢真理;凡事包容,凡事相信,凡事盼望,凡事忍耐。爱是永不止息。”(哥林多前书13:4-8)

但是,如今的爱却成了放纵的代名词。无限的放纵并满足对方的私欲,被当成“爱”。而反对就是恨。所以,反对性变态、反对同性恋“婚姻”就是恨的言论(hate speech)。但是,他们可以恨对方,包括各种语言攻击,禁言、经济惩罚、使对方丢工作,甚至肉体上的攻击,“法律上”的打击。这跟文革是何等相似!你只要反党反毛,不管是否有理,对方就可以让你闭嘴,把你打倒在地,“再踏上一万只脚,让你永世不得翻身”。

这种以个人喜好为定义的“爱”,严格地说,应该是以极左派的喜好为标准的“爱”,完全背离了爱的本意。必定会将人类带入灾难之中。

四、婚姻的意义

从世俗的观点来看,婚姻的第一目的就是为了保护人类的繁衍。即便是动物,有鸟窝,有狮群等,都是以繁衍后代为目的。即便在同性恋泛滥的古罗马、古埃及,所多玛,也没有同性恋“婚姻”之说。

神当初造人,乃是造男造女,并吩咐要生养众多,“人要离开父母与妻子连合,二人成为一体。”(创世记2:24)而一男一女的婚姻是主耶稣赐给神的儿女的福分。“执事只要做一个妇人的丈夫,好好管理儿女和自己的家。”(提摩太前書3:12)

即便在过去的一些国家或部落,有一夫多妻或一妻多夫制,那也是以男女结合,养育后代为目的。

大约10年前,我在网上和一些左派人士就同性恋“婚姻”有过争论。我那时候就断言,如果婚姻摈弃掉一男一女这一前提,而以一个主观的所谓“爱”为标准,那么随着而来的便会有群婚、乱伦、人兽交等变态的“婚姻”。他们认为我是耸人听闻。我跟那些人已经没有了联系,如果再次见到他们,我就会问他们我当时所说的是否还“耸人听闻”?多人的“婚姻”已经在一些地方合法化,恋童癖(pedophily)都开始不让用了,人兽交在一些州也已经不被追究。乱伦的“婚姻”恐怕也不会太远。

五、LGBTQ如何毁掉社会?

LGBTQ的盛行,必定伴随着一系列其它反人性的其它变态行为。比如加州的“零元购”(根源在于2014年的Prop47,对偷盗$950以下的为轻罪),而轻罪基本就等于无罪,抓了会放。慢慢地,尤其是2020年的黑命贵暴动之后,一些人进商店拿东西就没人敢管,到底拿了多少也不知道。一些华人将其称为零元购。

还有大麻的合法化,到一些州政府专门为瘾君子提供便利场所。学校教唆孩子变性而且不让父母知道。

我以前看过孩子教育方面的文章与调查报告,放任或者控制的父母都不利于孩子的成长。在如今的“主流媒体”、专家都在批评父母的管教的大环境里,控制的父母已经是凤毛麟角。孩子一旦放任,他会失去安全感,同时也失去了识别对错善恶的能力。毕竟孩子是父母生命的延续,只有父母最关心孩子的成长与未来。一旦父母被剥夺了知情权、管教权,孩子就会迷失。

这些年来,青少年抑郁症、焦虑症和自杀现象明显增加。附近我就已经知道与我们孩子同龄的人,今年有三个自杀。

从历史来看,无论是古罗马、古希腊,还是奥斯曼人,或是中国的周朝,道德沦丧、纵欲都是一个帝国崩溃的前奏。

这次中期选举将是美国回归常识的最后机会。如果共和党不能夺回参众两院,美国的沉沦与毁灭恐怕就再也没有掣肘的力量。

About 杨林

A Christian and a Freedom Fighter
This entry was posted in 随感杂谈. Bookmark the permalink.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